中文     English
清华大学
天大研究院
首页 > 专家解析

钱峰:中巴关系必将“承继友好,不懈前行”

日前,巴基斯坦政局出现重大变化。巴基斯坦国民议会通过了对总理伊姆兰·汗的不信任动议。根据规定,巴基斯坦国民议会应立即在本次会期内选出新总理。4月11日,反对党领袖、穆盟(谢派)总裁夏巴兹·谢里夫当选为新一届总理。

巴基斯坦此次政治动荡的发生并非偶然。伊姆兰·汗领导的正义运动党是巴基斯坦近些年异军突起的一支新兴政治力量,在四年前的全国大选中力压穆盟(谢派)和人民党两大老牌政党,一跃登顶执政,打破了巴基斯坦政坛长期“两党坐庄,小党林立”的固化格局,朝着“三强共存,多方对垒”方向转变,给当时政坛吹进一股新风。但执政近四年后,伊姆兰·汗却成为巴基斯坦历史上首位遭议会罢免的总理,这背后既有党派斗争激化、社会民生不振、军政关系出现裂痕等国内因素,也有外部势力乘机挑拨的国际因素,但总的看,国内因素是主因,远大于外部因素的干扰。

四年来,巴基斯坦原有的党争非但没有缓解,反而不断激化,直至越演越烈。一方面,伊姆兰·汗对政坛的诸多整肃纠偏政策,被反对党视为是在趁机报复,打压异己,促使反对党阵营抛弃以往歧见,抱团进行抗争。另一方面,相较穆盟(谢派)和人民党等传统大党,正义运动党基层建设乏力,社会动员能力不足,加之新冠疫情席卷全球,俄乌冲突加剧全球供应链的断裂,不可避免地引发外汇储备下降、燃油价格高企、生活必需品价格飞涨、经济通胀等诸多难题,反对派党也借机放大伊姆兰·汗政府重启经济无方、国家治理无招等弱点,进行政治反击。此外,巴军方始终是影响巴国家发展和政局走向的关键因素。近期,巴基斯坦军政高层在国家安全、外交政策方面的嫌隙有所扩大,也被反对党视作趁势将伊姆兰·汗驱赶下台的良好机会。

当前,围绕伊姆兰·汗被罢免及新政府组建等后续问题,巴基斯坦各派阵营的政治斗争还将会持续一段时间。巴基斯坦是中国的亲密邻邦,两国有着“比山高,比海深,比蜜甜、比钢硬”的深情厚谊,有着“好朋友、好邻居、好伙伴、好兄弟”之美誉的中巴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对于中国人而言,在衷心期盼巴基斯坦能够尽快渡过政治动荡期、保持社会稳定的同时,尤为关心政局变化对中巴关系可能产生的影响。近来,一些西方媒体甚至抓住反对党对正义运动党内政外交政策的指责之声,渲染放大伊姆兰·汗与军方在安全外交理念的分歧之词,颇有等待中巴关系“变天”之势。

即将出任总理的夏巴兹·谢里夫是不折不扣的中国的老朋友、好朋友。多年来,他本人以及他的胞兄、前总理纳瓦兹·谢里夫,包括他们领导的穆盟(谢派),无论在朝抑或在野,无论是在中央政府执政还是治理地方政府,一直都是中巴友好的积极倡导者和践行者,与中国的历史渊源极其深厚。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就是在该党主政期间正式启动。夏巴兹·谢里夫曾3次担任旁遮普省首席部长,执政经验丰富,民众基础好。他多次公开强调,中巴友谊源远流长,两国人民亲如一家,任何反对中巴关系的势力都是敌人,认为在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上,巴方要把中国在巴人员的安全放在“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位置。

历史可以告诉未来。中巴关系70年来之所以能够始终坚如磐石,不断枝繁叶茂,它不是两国一两位领导人心血来潮的应景产物,也不是靠物质和金钱堆砌搭建的空中楼阁,靠的是双方在风云变幻之中形成的战略信任,靠的是中巴两国民间社会一代代的星火传承。作为国际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睦邻友好、精诚合作的典范,一直以来,中巴两国在交往合作中,从不分大小和贫富,从不会落井下石,始终相互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始终坚信对方能在危难时伸出援助之手,而不是像有些大国一样,一切都是从自身利益和实用主义角度出发,迷信金钱开路,物质诱拉,向来从实力地位出发,居高临下,颐指气使,有用则用,用后则弃如破履。只有这样的国家,才会对他国的内政指手画脚,才会时刻担心他国的时局变化、政府易主会影响自己狭隘的私利。

不难想见,夏巴兹·谢里夫走马上任后,中巴经济走廊会越走越实,中巴合作蛋糕会越做越大,中巴关系还会承继友好,不懈前行!(作者是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研究员)